当前位置:圣墟屋>重口味腹黑小萝莉> 第五六四章 趁早

第五六四章 趁早

      五年吗?

    霍柔风微笑,五年足矣!

    “姜家欲派何人履约?”霍柔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老朽。”姜伯儒说道。

    姜伯儒,姜氏一族这一代的宗主。

    山风习习,几片枯黄的树叶在空中盘桓,展怀伸手抓住一片,薄如蝉翼的叶片脉络清晰,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落叶也是别有韵味。

    何止是落地,就连这风、这山、这天空也格外的美丽。

    难怪男人都要娶媳妇,娶了媳妇以后,眼光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待到他再一次从空中抓住一片落叶时,霍柔风已如一只轻盈的小鸟飞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三天后,闽国公世子展忱离开榆林,他来的时候是与姜伯儒一起,回去时却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展怀找了名头,让人“救下”公干遇难的小霍大人,上书朝廷后,还让人剿了一小撮土匪,霍轻舟便正大光明回了京城。

    霍家商队从甘肃回来的时候,霍大娘子也随着商队离开了陕西。

    就连送礼而来的郭玉龄和司空大娘,在总兵府里小住几日后便带着霍柔风的回礼,趟上了回京城的路。

    而展怀则在成亲后的第五天便去了西安,这一去便是一个月。

    霍柔风还是新妇的身份,她留在总兵府里,应付着登门拜访的各府女眷。

    展怀既然把花三娘给了她,霍柔风便不打算让花三娘闲着。

    她与花三娘认识几年了,这个花三娘千万不能闲着,否则还不知道整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于是她便给了花三娘一个管事嬷嬷的名头,让花三娘寸步不离地跟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展怀之所以不让花三娘在西北活动,主要原因便是花三娘与花四娘容貌相似,花四娘在展怀身边多年,在西北有很多人都见过她,花三娘如果像在京城那般行事,别人会误以为她是花四娘,这样一来,身份便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但是把她留在霍柔风身边就不同了,即使有人把她当成花四娘,也不会大惊小怪,丈夫身边的人,又在妻子身边出现,这不是很正常的吗?

    花三娘擅会察言观色,一双小嘴巧舌如簧,做事八面玲珑,镶翠和嵌碧和她相比,就是两个小妹妹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霍柔风便对她很是满意,她也不用再花费精力应付那些放下身架来和她小心逢迎的女眷们。

    她在四时堂的后院里,隔出一个小小院落,给姜伯儒居住。

    这是姜伯儒自己要求的,他不喜欢清静,所以霍柔风让他住到榆林城里最热闹的街上,就连半夜醒来,都能听到四时堂的舀药声,为此姜伯儒还做了一首诗来自嘲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月的时间,霍柔风都在榆林,几乎每一天,她都会去四时堂,与姜伯儒畅谈一番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就传出了展五奶奶正在求医问药想怀孩子的话来。

    四时堂有位坐诊的堂医擅长千金科,在榆林小有名气。

    霍柔风听到这些传言,哈哈大笑,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,她想生孩子,难道还用求医问药吗?那不是应该想什么时候生就什么时候生,想生多少就生多少吗?

    不就是生孩子吗?谁不会!

    于是她给展怀写了一封信,问他想当爹吗?

    霍柔风是这样想的,反正迟早要生,那还不如趁着现在就生,现在正是招兵买马、养精蓄锐之时,她有时间也有精力,她可不想像她娘那样,年近三旬才生下她,且还是把她生在军营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生孩子要趁早。

    可是霍柔风没有想到,展怀看到这封信时惊得从椅子上弹起来,接着又到外面跑了一圈儿,可还是兴奋得难以自持,无奈,他又去冲了个冷水澡,从净房出来,展怀对阿有道:“去,和前面说一声,让他们快点把那几份简报呈上来,我要回榆林!”

    霍柔风让人把信六百里加急送到西安后,便等着展怀的回信,信送去西安一日便可,展怀的回信再用一日,第三天她便能收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没有等到。

    霍柔风随即便把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,因为吴彬彬带着针线坊做的第一批女兵兵服来到榆林给她过目。

    兵营里过冬的棉衣早就安排下去了,但是当吴彬彬来找她时,霍柔风还是给了针线坊一个机会,她让吴彬彬按照统一的衣裳样子,做一百套棉衣,如果这一百套做得好,开春以后的单衣便交给她们一部分。

    吴彬彬带着针线坊的女子,精心赶制出一百套棉衣送到了总兵府。

    花三娘针线很好,她仔仔细细看了吴彬彬送来的棉衣,笑着对霍柔风道:“针线不错,针脚也细致,棉花用得足,没有偷工减料。”

    霍柔风对花三娘道:“这事交给你去吧,针线坊只有二十来人,人手不够,可我也不想随便添人,你想想法子,招些孤苦无依的女子,让她们能在针线坊里自给自足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吴彬彬大喜,五奶奶的言外之意,便是想把以后做军服的事,逐步交给针线坊了。

    “五奶奶,针线坊的人都说可以不要工钱,只要不是白吃白喝,她们愿意辛苦。”吴彬彬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能不要工钱呢,工钱要有的,否则她们如何自己养活自己?好了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”霍柔风说道。

    吴彬彬兴冲冲地走了,刚出二门,就和一个飞奔而来的小丫头撞个满怀,小丫头只有七八岁,见自己撞了人,她连忙赔不是:“总兵大人回来了,奴婢急着给五奶奶报信,不小心冲撞了姑娘。”

    吴彬彬吓了一跳,忙道:“你快进去报信吧,下次不要慌慌张张的了,免得摔倒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道了谢便跑进去了,吴彬彬生怕和展怀撞上,便急急忙忙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里是总兵府的后衙,布局与一般的大户人家有所不同,展怀成亲前,才让人多加了一道门,在前衙和后衙之间留出一条小道。

    吴彬彬身边只带了一个丫鬟,主仆二人匆忙走上那条小道,从这里拐出去,是一道角门,女眷们可以从这里出府。

!!禁止转码、禁止阅读模式,部分内容隐藏,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!

  圣墟屋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