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圣墟屋>茅山小道也疯狂> 第211章 不期而遇的挫折

第211章 不期而遇的挫折

      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,两市大盘均小幅回撤,受消息面跟资金量偏空影响,节后市场相对乏力,盘面资金流走弱。

    难得的,猴年的股市以微跌开始。

    跟陈乔山料想的一样,屯河股份高开低走,全天,走势都呈现缓慢下跌行情,中间虽然夹杂这十字星,不过下跌的趋势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屯河股份并没有出现股价暴跌。

    陈乔山有些疑惑,市场上没有出现主力放量的迹象,盘中成交量逐渐减少,跟大盘的趋势基本吻合。

    他起初还有些看不明白,不过想想也就了然,庄家的心思要是那么容易看透,估计谁都能坐庄了。

    股市上有句俗语,不怕急跌,就怕阴跌。

    陈乔山知道,若是今天这种走势延续下去,恐怕盘面会给洗个干净。

    以当前的盘面来看,用价格移动平均线分析,屯河股份无疑是危险的,后市看跌的信号极其明显。

    不过从屯河的业绩情况来看,股价明显被低估,已经完全失去了下跌的空间,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,股价下跌已经成了必然。

    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,价值跟价格完全背离。

    陈乔山知道,正常情况下,价格会围绕价值正常的上下波动,而价格则取决于价值和供求关系。

    只有当市场存在不完全竞争,价格才会跟价值撕裂,而主力坐庄就是最根本的原因,市场被资本控制,形成了实质上的股价操纵。

    模模糊糊地,陈乔山感觉自己好像看清了主力的意图,他的心霎时就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狗艹的!”

    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,陈乔山第一次在公共场合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够大,可周围一点反应都没有,网吧向来就是嘈杂的所在,骂街太正常不过了,装备被爆、号被盗、被骗财骗色……不骂两嗓子自然不爽至极。

    陈乔山终于明白了,他落入了庄家的圈套,说圈套有点牵强,人家用的是堂堂正正的手段,坑的就是他这样半懂不懂的半吊子。

    什么价值投资,什么实体价值,对大资本来说,这些都是白扯。

    股市的实质就是资本投机,无论哪种参与形式,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资本增值。

    在聪明人眼里,个股的增长性因子越强越受欢迎,而从市场层面来讲,这都是虚的,在巨量的资本面前,一切都不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陈乔山知道,主力今天的目的,就是要造成一种屯河股份股价被刻意打压的迹象,面对可以预知的下跌行情,游资就有爆仓的可能,对聪明人而言,最好的选择就是清仓离场,而这也正是庄家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庄家洗盘的目的很明确,如果市场有大规模出货,就没有继续打压的必要。

    陈乔山今天一共抛了近八千手,如果同一时间挂单,很有可能把屯河股份打到跌停,即使分散交易,也足以让股价产生波动。

    可实际情况却并不是如此,市场一直很稳定,虽然呈现的是高开低走的势头,可从成交量上看,很是均衡,对家配合很是默契,这明显就是在变相吸筹。

    陈乔山很是沮丧,他无法抑制地涌起一股挫败感,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情绪。

    即使看明白了现状,他也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卖,主力吸筹,不卖,对家就会洗盘。

    陈乔山心里清楚,今天的应对其实没有问题,他根本承受不了爆仓的风险,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庄家吃下自己的筹码。

    而这一起,就是资本的力量。

    看得越清楚,陈乔山就越清醒,在资本面前,所谓价值就是个屁,或许连个屁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他不由想起了犹太大佬卡尔伊坎曾说过的一句话,“我是通过学习人类的愚蠢来赚钱的。”

    陈乔山原本一直不明白他话里想表达的意思,今天总算有了点概念,说穿了很简单,有亏必有赚,有多必有空,投资不是比谁聪明,是看谁犯的错误少。

    陈乔山知道自己今天没犯错,他是吃亏在资本不足,任你是聪明绝顶,在真正的资本面前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可以选择继续买进,不过这样一来,就要承担更大的爆仓风险,这是最不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投资,最忌讳的就是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问题的根源就是一个字,钱。

    本金充足,承担得起风险,就能挣钱,不能担风险,就只能割肉离场,这也是众多散户的悲哀。

    最简单的例子,横盘走势,是广大散户最不愿面对的局面,虽然股价平稳,不赔不赚,不过普通股民在这种情况下基本都选择离场,因为他们追求的是短期的获利。

    横盘是变盘的前奏,不是涨就是跌,承担不起风险的,自然就得离开,庄家也经常利用这点,进行横盘吸筹,瞅准了小散的资本劣势,达到收集筹码的目的。

    想透了,陈乔山便没再纠结,他知道,今天的失败是非战之罪,自己吃亏在资本不足,也小看了资本的作用。

    细究起来,他完全挑不出庄家一点的毛病,人家的手段光明正大,合理合法,哪怕你明知道对家在坐庄,你也拿人家没办法,这才是资本市场上的一流人。

    说对方是庄家或许有点言过其实,用市场主力应该更贴切。

    陈乔山心里清楚,今天这么一弄,他这几个月的谋划基本就去了一多半。

    好在手里还握着五千多手,肉是吃不上了,喝口汤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离开网吧,陈乔山推着那辆老二八,朝着镇口走去,时间还早,沪深两市三点就收市了,现在还不到四点钟。

    初八一到,镇子顿时就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昨天从市里回来,也就镇口零星摆着几个摊子,今天再看,摊子基本都摆满了,镇子上的各家商户门前都是红艳艳的鞭炮屑,看情形,差不多都已经敞开门做生意。

    陈乔山感觉有点意兴阑珊,他今天被打击得不轻。

    还在也不是全无收获,经此一役,他彻底认识到了市场的残酷,资本才是唯一的,任何的投机取巧,说起来,也只能算是钻资本的空子。

    多空并存,风险与收益关联,这才是真正的市场。

    陈乔山叹了口气,自己还是太弱小。

    太阳已经从南回归线逐渐北移,春天也已不远,感受着不是太强烈的阳光,陈乔山觉着心里舒坦不少,冬天毕竟不能长久,经过今天的挫败,他更加坚定了在资本市场走下去的决心。

    如果两辈子的阅历都干不过别人,这样的人生恐怕会留下许多遗憾吧,他如是想着。

!!禁止转码、禁止阅读模式,部分内容隐藏,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!

  圣墟屋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